1971年,一位名叫D·B·库伯的人,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单枪匹马成功拿到20万美元的赎金,最后还全身而退。

过去50多年来,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了近1000名嫌疑犯,但无一被确认,直到现在,他仍旧是个谜。

美剧《越狱》将其作为原型,讲述了因劫机而入狱的老人Westmoreland。这场劫机案,也被列为美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四大悬案之一、世界上唯一一起至今仍未被破解的劫机案。

1971年11月24日,在俄勒冈特波特兰市,一名长着宽额头,有着可怜的稀疏发际线的男子身穿黑色风衣,拉着一个黑色皮箱,步伐稳健地走向西北航空公司的售票柜台。

服务人员很快帮其办理了票务,微笑着预祝乘客旅途愉快,殊不知,这名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乘客,正准备在犯罪史册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下午14点50分,波音727-100型、航号NW305的客机准时从美国俄勒冈州的波特兰国际机场起飞。丹·库伯坐在飞机18C的座位上,点燃一根香烟,神情自若。

时间刚到三点,空姐弗洛伦斯正走在飞机过道上,她面带微笑,提醒乘客要系好安全带,并询问是否需要什么服务。

在走到18C座位旁边时,库伯要了一杯波旁酒,并向空姐递了一张纸条。经常收到情书的弗洛伦斯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只是笑了笑,便将纸条放进衣兜里。

库伯见状,趴在空姐耳边低声说道:“小姐,我建议你最好还是立刻看一看,我身上有炸弹。”疑惑不解的空姐赶忙打开纸条,是打印的,上面赫然写着:“我的皮箱里有一枚炸弹,如果必要的话,我会用到它,这架飞机已经被我劫持了”。

空姐缓过神后,赶忙将此事报告给机长,经众员商议后,空姐奉命回到客舱,当面查看炸弹是否真的存在。

库伯不慌不忙地打开皮箱,里面整齐地码放着6根红色的棒子,圆柱体的末端都连着电线,旁边是一个圆柱形的电池。(特此说明:48年前的飞机安检还是非常松的,那时人们头脑里似乎还没有“劫机”这个概念。)

毫无疑问,如果这真是炸弹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空姐强压着内心惊慌,问道:“你想要什么?”

库伯从容拉上拉链,声音毫无波澜:“我的要求不高:一、在下午5点前拿到20万没有任何标记的钞票,放在一个背包里;二、准备2个降落伞、2个备份伞;三、飞机降落时,要看到加油车事先等待着给飞机加满油。”

20万美元在现在看来或许不多,但在1971年,这笔钱相当于80万美金。从劫机索要金额的数目来讲,在当时算是足够大了。但美国西北航空公司总部在得知飞机被劫后,为了公司的声誉和乘客的安全,还是决定无条件满足罪犯的要求。

警方得知公司的方案虽然不同意,但考虑到36名乘客的性命,不得不妥协,只是马上采取了相应行动:一、大量警察封锁了机场,FBI也全员戒备,意图在飞机降落时予以抓捕;二、以最快速度拓下了1万张不连号钞票的编号,以待万一抓捕失败,可在犯罪分子使用这些钱时,再行拘捕。

在警方商议方案时,305次航班在机场上空已盘旋了近2个小时。据斯科特机长回忆,呆在驾驶舱里的库伯,似乎一点也不紧张,哼着小曲,还不时和机组人员闲聊,言谈彬彬有礼。而最令人惊讶的是,他似乎对西雅图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甚至知道西雅图机场距离美军的麦柯德空军基地仅有20分钟的车程。

6分钟后,飞机安然降落在警备森严的西雅图机场,比预计抵达时间晚了30分钟。当天的西雅图,暴风雨肆虐,天气情况糟得如同机舱里乘客们的心情一般。顶着恶劣天气,机场四周已布满了军人和狙击手,正等待库伯露头。

而躲在机舱里的库伯似乎早已预料到外面的情形,并未下机,只是指挥一名空姐放下机尾部的舷梯,让西北航空西雅图地区经理独自将装满钞票的帆布包连同几个降落伞一起送上了飞机。期间,库珀要求关掉机舱中的照明系统,以防狙击手袭击。

待确定要求都被满足后,库伯履行了约定,释放了机上的36名乘客和1位空姐,可4名机组人员被他挡住了去路。

此后库伯又威胁机场迅速给飞机加满燃料,他似乎对飞机特别了解,知道15分钟就能将油加满,面对相关人员的拖沓,他不耐烦地开始威逼,终于在19:46,飞机加满油后又再一次飞向天空。

升空后,库伯要求机长按照其命令行事:305航班立刻飞往墨西哥不得延误,飞行中要保持10000英尺高度(约为3048米)飞行,时速要控制在150节(约278 Km/h)。

通常而言,喷气式客机是无法以这种低速保持飞行的。但库伯告诉机组人员,他很清楚,轻型的波音727客机能做到这一点。他还警告飞行员不要试图耍花招,因为他手腕上戴着一个便携式的高度计,能准确知道飞机是否按其要求飞行。

当时同时起飞的,还有两架“F-106”战斗机,一上一下把NW305航班夹在中间,可惜暴雨天气下,能见度极低,战斗机起到的作用基本为零。

20:00左右,库伯开始装备降落伞,4位机组人员均被命令守在驾驶舱内。正当所有人忐忑不安之时,仪表板上的警告灯亮起,预示着机舱失压,这表明飞机机舱的门被打开了。

驾驶舱内的4名工作人员只听到震耳欲聋的发动机声音,只看到外面漆黑一片,刮着大风,但没有库伯的允许,谁也不敢走进客舱一探究竟。

20:46,飞行员发现机尾轻微地颤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他标记下了这个位置——波特兰以西25英里(约40千米)的路易斯河流域。此地有着全美国最崎岖的地形:各种各样的松树及云杉,甚至有美洲狮和狗熊出没的大峡谷。

22:15,飞机按照劫机者安排的路线,安全降落在里诺机场。揪心了一路的机组人员在驾驶舱等待了好一会,都没有听到劫机者发话。几人大着胆子走进客舱,发现早已没了库伯的踪迹。

FBI和警方得到消息后,第一时间出动直升机和数千地面武装人员,对标记地区进行了大规模地毯式搜索,却始终不见库伯踪影。

过去50多年来,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了近1000名嫌疑犯,但无一被确认。警卫人员把提前拍好的现金编码散布在电视台上,悬赏10000美元奖励提供任何线索的人,但始终没有进展;多年后,警方甚至专门设置了一个网站用于供广大民众核对自己手中是否有那笔赃款,结果很显然,这批美钞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彻底没了消息。

警方推测道,在一万英尺的高空跳伞,当时正逢暴雨天气,高空气温达到零下69度,库伯又携带着将近十多斤重的钞票,下落区域还有美洲狮和狗熊出没,种种现象叠加,若是没有同伙协助,跳伞者八成九死一生。

然而,在9年之后的1980年,一个8岁的少年在哥伦比亚河畔的林中,无意间挖到了仍被橡皮筋捆着的290张20元的美钞和一些被烧过的20元钞票。FBI专家鉴定后确认,这些钱正是赎金的一部分,大约有6000美元。

但从1980年以后,其它的9710张钞票号码,就再也没被发现过,而劫机的库伯自然至今没人找到。

安全问题永远是出行最需要注意的问题,无论是在机场或是地铁、高铁等交通安检,都是值得且必要检查的,繁琐是为了更好地保障。

在这场劫机事件发生前,美国航空公司甚至世界的航空公司安检程序都十分松散,而1973年,305航班被劫持后2年,美国机场开始对乘坐飞机的旅客进行安检,如今,所有的安检程序都十分严苛复杂,这是对航空公司负责,更是对所有人负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